中环门户网站官网
您所在的位置:中环门户网站>财经>内容

祝宝良: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对中美贸易摩擦

时间:2019-10-31 09:27:08      

中国互联网财经10月17日讯——今天,主题为“转型创新——走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”的2019中国银行与保险国际峰会论坛在北京举行。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朱宝良在会上表示,中美贸易摩擦不再谈论现存问题。我认为有两大挑战。第一个挑战是,短期贸易战导致我国外贸出口下降和工业向外转移。第二,科技战争造成了我们明显的“瓶颈”问题。“瓶颈”问题一旦出现,就凸显了我国过去要素供给过程中科技水平、人才水平和金融支持主体能力不足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的结合迫使我们加快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。

以下是演讲的抄本:

朱宝良:女士们先生们,下午好!很荣幸有机会参加国际银行和保险峰会论坛。给我的主题是金融如何支持供应方改革。

众所周知,供应方改革是在2015年提出的,当时我也参与了报告的起草。供给方面的改革主要是,经过几年的经济发展和变化,我们提出从提高产品质量和生产要素供给质量的角度,促进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,提高我国全要素生产率。最终目标是满足需求。事实上,这个问题是从供求两方面解决的。最终目标当然是满足人民对更美好生活的需求,主要是通过一些改革措施来调整我国的产业结构、要素结构和收入分配结构。这是我们当时对供应方改革的主要定义和想法。

我们为什么要进行供给方面的改革?在过去的两年里,我们是如何改革的?我们的供应方改革有几个广泛的背景。主要背景是2012年后,特别是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,2012年期间,在我们从2008年到2012年大规模刺激经济增长后,2012年我国经济确实出现了一些矛盾和问题。我认为这些矛盾和问题仍然存在。从2012年到2016年,中国出现了非常矛盾的经济现象。我们把这种现象解释为一种叫做四滴一升的矛盾。我们的经济增长率一直在下降,从2012年中国经济下降到现在的8%。统计数字将于明天公布,估计将降至6%左右。经济增长的速度一直在下降。当经济增长速度下降时,我们工业产品的价格一直在下降。尽管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,但自去年11月以来,中国工业产品的价格又开始下跌。当工业品价格下跌时,企业的生活非常悲惨,因为没有利润,但房地产价格和居民消费价格稳定在一个水平上。企业日子不好过,政府日子不好过,财政收入迅速下降。

根据四项卫生政策产生的问题,我们应该用什么方法来解决它们?凯恩斯认为,如果市场体系完善,产能过剩可以消除,我们就可以继续大规模刺激经济。如果经济需求被推高,工业品价格会不会再次上涨?工业品的价格上涨了,企业的利润也提高了,不是吗?政府收入也有所改善吗?经济增长的规模上升了吗?2012年,我们启动了第二轮大规模刺激计划,2013年,我们启动了第三轮大规模刺激计划,导致了一升矛盾,增加了金融风险。这明显表现在两个问题上。我们投入的大量资金导致企业杠杆率很高,居民杠杆率很高,企业负担越来越重,还本付息的压力也越来越大。人们常说我们都在为金融业工作。

钱出来后,不能进入房地产企业、工业部门,全部进入房地产,导致三轮房地产价格飙升。根据一升的矛盾,既然金融风险在上升,我们就不能再大规模地刺激它了。前四滴告诉我们要刺激,第一滴告诉我们不能再刺激了。我们在制定国家宏观政策时应该做什么?没有刺激,就没有刺激。这是中国供应方结构改革的主要来源。从需求方面来看,中国的需求不是太大的问题,但供给方面有问题,所以我们必须从供给方面解决问题,调整结构以满足需求。从2016年到现在的三到四年里,一些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。我认为有些问题还没有解决,甚至正在恶化。这是我们当时在供应方结构改革中看到的主要现象。

近年来,我们对其背后的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。为什么此时出现“四降一升”的矛盾,我们必须在供给方面进行结构改革?这背后的主要问题有两个。首先,中国人均收入水平变化后,需求结构也在变化。需求结构变化后,人们对更好的生活有了需求,而我们的产业结构跟不上人们的窥探。第二,生产要素的供给在过去发生了变化,包括劳动人口,包括科技进步。第三,中美贸易摩擦。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再谈论现存的问题。我认为有两大挑战。第一个挑战是,短期贸易战导致我国外贸出口下降和工业向外转移。第二,科技战争造成了我们明显的“瓶颈”问题。“瓶颈”问题一旦出现,就凸显了我国过去要素供给过程中科技水平、人才水平和金融支持主体能力不足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的结合迫使我们加快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。

(责任编辑:张明江)

上一篇:女监“白玉兰”令男警钦佩不已

下一篇:用脚步丈量青岛美!这些适合徒步的线路,你都走过吗?

中环门户网站(http://www.hbmkjc.com)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Copyright 2011 -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